*表白我最最完美的cp @李大脸🌟 

*千言万语比不过一句“钢炼大法好!”

*《二十雨》回炉重造计划开启,还请多多关照

*fa设定,私设众多,雷者慎入

*本文纯属作者心血来潮而作,逻辑基本没有,更新时间不定,大纲灰飞烟灭

*本人豆吹!

*前文地址:序章

*以上ok,那就┏ (^ω^)=☞

 

“好了!这样暂时就没问题了。”温莉抬起胳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站了起

来,围裙被抹上一道道黑色机油留下的印子。

爱德华试着活动了活动左腿,动作十分流畅,一点都没有刚使用时应有的滞

涩感:“为什么精神连接时不疼了?”

“秘密哦!”温莉一脸自豪,“这可是我从一个大叔手里学来的。当然是有

所改进了。这个机械铠我敢打包票我绝对是第一个研制出来的!全新的链接

方式和全新的神经回路,运用市面上新研制出来的复合金属材料制作而成。

效果当然是没得说了!”

温莉沉浸在自己的新发明即将给自己的小店带来全新的巅峰时代的幻想中,

而爱德华则站起来走了几步,和阿尔小声地商量着。

“这样就变得好轻啊,强度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温莉制作的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哥哥你得快点适应,不然到时候拖

我后腿。”

“我再怎么不济也到不了拖你后腿的地步好吧!没问题,分分钟适应!”

“话是这么说,不过就算现在适应了,哥哥你也用不了多久就会弄坏吧。”

“我知道了!我小心点不就是了……”爱德华听着阿尔说着大实话,皱着眉

头抬起左腿做了个侧踢的动作,觉得基本上没问题了。

虽然爱德华说是会小心,不过阿尔是心知肚明的知道他这个哥哥可完全不是

会小心的料。不然以前也不会老是要不兄弟俩跑回来,要不是温莉跑过去

了。

“我跟阿尔再出去试试。”爱德华把温莉从幻想中唤回现实,不由分说地拉

着阿尔出了屋子。

阿尔跟着爱德华走到平时切磋的空地。本来葱葱的草地,硬是在中心位置被

兄弟俩的摸爬滚打给磨出了个烟尘滚滚的裸露圆地。

爱德华松开阿尔的袖口,却不停下仍往前走。阿尔下意识摆出了准备战斗的

姿势,却看见爱德华走来走去,最后找了在树荫下的好位置坐下,把外套脱

下来披肩上。

看见阿尔还一脸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爱德华招了招手让阿尔也过来坐着。

“不比不比,我就是找了个借口出来而已,你还当真了。这里从小屋那儿看

不见,咱俩在这里好好计划计划。”

“噢。”阿尔这才明白,哥哥是想趁此机会跟自己计划一下晚上的事,便走

过去解开自己外套的两排扣子,挨着哥哥坐了下来。

“今天晚上就走,一定要走。”爱德华轻轻的说,低下头不去看阿尔,捡了

根脚边的树枝在地上乱画,刚才的话更像是喃喃自语。

“其实没必要这么急的,至少也要说一声呀!”阿尔皱着眉头紧跟着说了一

句,希望能转变爱德华的想法。他已经这样劝说爱德华好几天了,而爱德华

每次都是没得商量一口回绝。

“不行,你觉得要是让温莉知道我们还走得了吗?”爱德华摇了摇头,收回

手把树枝掰成两节,露出中间淡绿色的内芯,“要不是迫不得已我也不会这

么办……” 

“这有什么迫不得已的!”阿尔情绪变得有些激动,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

变成这样,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哥哥会变得这么决绝,“晚些时候再

走,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爱德华转头深深地看了阿尔一眼,眉头皱在一起是无法言喻的苦涩。他又转

过头去,曲起腿,支着胳膊,双手捂住了脸。

“我怕……我怕我会不愿意离开,我会失去信心……”

“哥哥……”

阿尔收回了视线,看向被前面几棵树挡住的屋子,沉默了。他也何尝不是这

样呢。每再在这里呆上一天,就会不由自主的去想:“这就是我要的生活

啊!平平淡淡的过好每一天。”

但内心又会有另外一份冲动,叫嚣着要控制他的身体,冲破这个世界,去探

索、去冒险,重新回到那种刺激得自己肾上腺失调的冒险生活中去!哪怕面

临枪林弹雨,哪怕深陷各种阴谋陷阱之中,哪怕在迷雾中看不到任何希望,

却仍然不会停止自己的步伐,向着一个方向坚定地走下去。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爱德华叫出了声,意外地显现出了已经很久没有再

展现出的倔强脾气,紧紧地攥着外套耷拉下来的袖子,有种狠狠地把它扔出

去的冲动,来平静自己内心的激动,“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马上、马上!不

能再呆在这里了……”

爱德华的声音又弱了下来,话中隐隐带着点哭腔,眼里却又没有一滴眼泪出来。

“这样下去我会疯的……我喜欢这里,我喜欢这里,我喜欢这里……却又不

得不为了自己内心的那个可恶的东西动身离开啊……”爱德华放下手,狠狠

地锤着自己的胸口,恨不得把自己的心也锤出来。

阿尔觉得鼻尖酸酸的。

“走吧,哥哥。”阿尔攥了攥拳头,仿佛想要去抓住什么,去填补什

么,“走吧,哥哥,今晚就走。”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来了。





夜幕降临,爱德华最后检查了一遍。

腰带,扣紧了。衣服扣,扣好了。外套,穿好了。鞋子,擦亮了。头发,扎

好了。只有空空的口袋里没有了怀表,他在那一次大战后就已经把怀表交给

罗伊了。

再抬头看看阿尔,不愧是自己的弟弟,打点得……就是比自己利索……

兄弟俩神经兮兮的互相打量着。

“哥哥你真的不再带点什么了吗?”阿尔觉得嘴巴有点渴,可是房间里唯一

一杯水刚才已经被爱德华一口喝进肚子里了,现在他心脏更是跳得出奇的

快,感觉想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一样。

“你还有什么要带的吗?”爱德华没有正面回答阿尔,反问了阿尔一遍。

阿尔头歪向一边,似乎是想了想,但其实心里一团乱麻,根本不知道该想些

什么,该说些什么。就这样,二人沉默了许久,才听见阿尔闷闷地回答

道:“没有要带的了……”

爱德华神情凝重,颇有介事的发号施令:“那就出发吧。”

阿尔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跟在爱德华身后……从二楼落地窗跳了出去。

“为什么我们不能从门走出来?”

爱德华落地后才后知后觉地回头问紧跟在他身后落地的阿尔。

“啊?”阿尔没跟上哥哥跳脱的思路,反应了会儿才回答道,“可能是因为

从门走可能会吵醒温莉吧?”

爱德华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似乎是才意识到这一点。

阿尔叹了口气,随即跟上爱德华的步伐离开了小屋,没有回头。





温莉从床上爬了起来,看了看被风吹起来的白色窗帘和外面淅淅沥沥的下雨

声,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

她似乎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没顾着换衣服,马上翻身下了床,刷的一下拉开

了窗帘。

外面是一片山丘,羊群没有被放出来吃草,而是躲在羊圈里临时搭建起来的

遮雨棚下,有夏季弗兰花绽放的点点白色星光,有清晨香草的气息,和布谷

鸟在雨中呜咽的鸣叫。

不!不是这样的!

温莉转身跑出了自己的房间,大跨步的踏着嘎吱作响的楼梯,奔上了二层。

“爱德,阿尔,起……床了……”

温莉推开兄弟二人的房间门,迎接她的不是爱德华和阿尔晚起时睡眼惺忪的

景象,而是铺得整整齐齐的床铺,空的玻璃杯和打开的窗户。

温莉感觉自己身体里仿佛被谁的手大力而不留情面的抽走了什么,四肢开始

发软,刮进来的风冻得她不停的哆嗦……





爱德华大步跨过了火车的与站台间的空隙,登上了火车。紧跟在他身后把小

牛皮箱子举在头顶挡雨的是阿尔。两人虽然喘着粗气,头发也被风刮得有些

凌乱,但是依然无法掩饰住他们眼中那股如火、如雷般的炙热光芒。

等二人刚坐下,火车便猛地一震,嗤嗤的出气声发了出来,站台开始缓缓后

退。风从窗户上开的小缝里涌了进来,阿尔把箱子放在脚边,伸手把窗户拉

开到最大,风便猛地一股脑地灌进来,吹得边上的窗帘如癫狂了一般张牙舞

爪地糊上阿尔的脸,惊得阿尔缩后颈躲了过去。爱德的辫子被风吹得微微往

上飘,风凉凉的感觉让爱德华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兄弟俩就这么一左一右的在窗户边上面对面坐着,谁也没有先开口,却也都

不约而同地在想事情。

哥哥总是这样,什么都扛着,有时候跟我分享着明明会更好一点,却又不愿

意。我也长大了,要是能分担哪怕一点也好啊……

阿尔这么想着,右手支着下巴,把头侧过去看向窗外已经开始变小的雨。

也不知道温莉发现了没有。要是她发现了,估计会很生气吧?又一次这样抛

下她自己跑了,我……

爱德华想到这里,突然感觉脑袋钝钝的疼。

明明说过不会再让她流泪的。爱德华!你真不是个东西!

爱德华这样在心里骂着自己,激动地一拳锤在桌子上,吓了阿尔一跳。

“哥哥,怎么了?”

爱德华摇了摇头。

阿尔明白了,却也不吱声了。

两人再次陷入寂静中。窗外原本高高低低的房子变成了河对岸的一大片森

林,蝉的声音窜出树木之间,冲出雨幕来,跳进车厢里,回荡。

“夏天啊……”爱德华低吟了一声,说不出的惆怅。

声音再次被雨所淹没。

















果然我的感情戏还得再练练……【委屈

我以为《二十雨》永远都不可能出现大佐了,可是我至少提了个名字啊!【莫名欣慰

欢迎评论!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