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表白我家cp @李大脸🌟 !

*《二十雨》回炉重造计划开始,还请多多关照

*FA走向,雷者慎入

*从这张开始进入《新国之气》章节,出现大量私设人物和地点、物品。如有不妥或违和处还请指出,谢谢!

*序章走这里 第一章走这里

 

 

列车仍在行驶,车轨与车轮相互摩擦而发出的刺啦刺啦的声音,刺耳得似乎能钻进深厚的土地中。不知何时列车驶入了一片荒漠,廖无人烟。日色渐暗,太阳从高高的苍穹中下沉,似乎有筋疲力尽之势,连阳光也不显得那么刺眼。

“哥哥,”阿尔坐在下铺床上,抬头望着正要爬上中铺的哥哥,“明天就能到新国了吧?”

爱德华上了床铺,盘腿坐好,打开了一本厚厚的炼金术概论摊在膝盖上开始看,边说道:“大概第二天傍晚就能到了,不过能不能找到麟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阿尔望向窗外,玻璃倒映出他已经变得成熟的面庞。

“有时候,总还以为自己还是副铠甲呢……时间过得好快啊……”

爱德华微微皱了皱眉,没有出声。将书翻到上次折角的地方,书缝里密密麻麻全是他写的笔记与心得,墨迹有的已经褪色,也有的已经被挤得变了形。

这本书不知道是哪年的了,但是是在兄弟俩刚开始学习炼金术时师匠给的。本来就有些泛黄发脆的书页在兄弟俩手上翻来翻去不知道掉了多少页,但每次都被阿尔小心翼翼的又重新粘了回去,所以现在还能被正常使用。

“哥哥,听说新国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呢!”

阿尔闻到外面走廊飘进来的晚餐的味道,似乎是西红柿牛腩汤配烤龙虾和香煎银鳕鱼。虽然刚吃过晚餐,但阿尔还是觉得现在有点饿。

“这么一说,我记得之前麟好像说过他们国家有‘红烧狮子头’这种东西吧?”爱德华想了想,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搓了搓下巴,想着自己该刮刮胡子了,评论道,“真是可怕啊!竟然把狮子的头割下来做菜!”

“诶?竟然这么做菜?!”阿尔吓了一跳,想象了一下会是什么样子,然后发现“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嗯嗯,”爱德华颇为深沉的点了点头,“更可怕的是还有‘夫妻肺片’这种那个丧心病狂的东西!”

阿尔张了张嘴,发现自己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嗓子干得疼了起来,像有刀子在划一样,心里十分膈应。半晌才反应过来,喉咙动了动,才说道:“哥哥,莫非新国的人……有吃人的习俗么……”

爱德华一怔,才发现自己之前从未往这方面想过。

“不……不会吧……”

爱德华咧了咧嘴:“看麟和张梅他们也不像是那样的人啊……”

阿尔有些不安的把手在膝盖上搓了搓,不再看窗外的夕阳,却又不知道该看哪儿了,只好盯着自己棕色小牛皮的皮鞋尖。

“我们过去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爱德华心里也有些没底,嘴上却是安慰阿尔:“没事儿的,麟跟我们可是过命的交情,怎么会呢,是吧!”

阿尔颇为严肃的点了点头,然后才意识到哥哥看不见自己点头,只好补了句“嗯。”

这么一个小插曲过去,爱德华也没了看书的心情,索性把书合了起来,放在床头,铺开被子躺下了。

他想了很多。与阿尔一起找回身体的日子,在温蒂家住的短暂的一年,以及他们将来到了新国的日子。温蒂,毕娜可,特丽莎,霍恩海姆,罗伊,霍克艾,哈库洛,修斯,哈勃克,伊兹密,亚历克斯,奥利维拉,妮娜,兰芳,张梅,姚麟,福爷……这一路走来,有的人一直站在自己和弟弟的身边,也有人走了。他从来不会相信什么“举头三尺有神明”那类的,但现在想来,他是多么的希望将那些灵魂都背负在自己身上。

爱德华抬起胳膊盖住了自己的眼睛,无声的叹了口气,静静的就这样呆了片刻后,轻轻地唤了声:“阿尔……”

然后是一片寂静。

爱德华翻身往下铺看,阿尔已经睡着了。与他这个哥哥不同的是,阿尔睡起来更安静,也更乖。

阿尔从小就这么乖。爱德华这么想着,撇了撇嘴。小时候被我欺负还帮我瞒着妈妈,傻不拉几的。

爱德华伸出摘了手套的手,在空中对着阿尔的脸做了一个捏住鼻子的动作,然后无力地垂了下来。

傻,真是太傻了。明明是我欠你欠的最多啊……一切都让我来背负就好了,说什么分担,你本就没必要分担。

阿尔在沉睡中皱了皱眉,似乎在做梦。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可算是没让我白费力气,小伙子倒也挺帅的,不过比起我还差了点嘿嘿嘿。爱德华为自己的英俊潇洒在心里点了个赞。

列车进了隧道,一下子没了光,只有轰隆轰隆的前进声在车厢里横冲直撞。等到声音变小,列车出了隧道,床铺才重新显现出轮廓。

“你要是想分担,如今也不是不可以……毕竟现在你可是比我厉害了……”虽然不怎么愿意这么说,但是身怀炼金术的阿尔确实是比如今赤手空拳的爱德华自己要强多了。

爱德华就这样看着他的弟弟。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照了进来,在地上留下了一道银色的线。

“晚安,阿尔。”爱德华轻轻地向他道晚安,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

“明天将会是新的一天……”

阿尔的哥哥也合上了眼睛。

 

 

还没等太阳露出一半,兄弟俩便已穿戴好了,一如逃跑那天一般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行装,十分满意的拉开了卧厢的门。从走廊的玻璃往外望去,群山连绵,火车在山谷里穿梭,延伸的铁轨弯弯曲曲的通向群山之外,钢的颜色给山谷带来了新的光芒。

“这铁路是什么时候建的啊?”爱德华皱了皱眉。

“好像是两年前修的。”阿尔站在一旁削苹果皮,长长的红带旋转着垂下来,“可惜麟他们来的时候还没有开通,不然当时来的时候也不用那么累死累活的了。”

削完苹果,割了一半递给爱德华,继续说:“不过金·布拉德雷死后,铁路才修了一半。后来是大总统建的,据说还把阿姆斯特朗上校派过来了一段时间,所以进展神速呢。”

爱德华又看了眼窗外,琢磨着应该是进了新国境内,于是转身想回房收拾东西,顺带把通行证明拿出来备好,却不料一个小小的黑影突然从旁边窜了出来,一下子把爱德华撞了个趔趄。

“啊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那个撞到爱德华的小孩可算是刹住了车,十分慌张地不停地向爱德华鞠躬道歉。

爱德华左手揉了揉腰,右手摆了摆,表示自己并没有事,过了几秒才直起身子打量这小孩。

“没事儿没事儿,不用道歉了。”爱德华制止了这个孩子不停的鞠躬的行为,“又不是什么大事儿,没事儿没事儿!”话虽这么说,爱德华心里却是连连叫苦。

怎么这孩子撞得力气这么大?哎呦,真是疼死我了,差点肋骨都断了诶……

“诶?哥哥不是亚美斯多利斯人吧?”小孩眨了眨湛蓝的眼睛,好奇的打量了下正苦着脸的爱德华和站在一旁看热闹的阿尔,最后胸有成竹的挺起腰板,把手背在身后,一副老成的样子。

“不啊,我们是亚美斯多利斯人。”阿尔摇了摇头。

“诶诶诶?”小孩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不对啊!你们的眼睛明明不是蓝色的!你们肯定不是!”

爱德华从床铺底下拉出了箱子开始收拾,从背面的小兜里抽出了通行证明,接过话来:“我们出生在亚美斯多利斯,而且我们的母亲也是亚美斯多利斯人,即使我们的眼睛不是蓝色的,可我们依然是这个国家的人。”

小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涂了几笔,正准备再问些什么时,远远地传来女仆的呼唤声。

“小少爷,小少爷?你在哪儿啊?别躲了,夫人在找你呢……”

听见这话,小孩一下子变了脸色,赶紧把本子收回了口袋里,匆匆跟兄弟俩道了再见便跑出了这个车厢。

“这个小孩,看起来颇有身份啊……”

阿尔看着那个穿着黑色龙纹服的身影消失在车厢另一头。

“估计跟新国有关系。”爱德华把通行证明递给阿尔一张,若有所思,“那个服装,应该就是资料上说的新国服装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实物呢。”

“遥远的国度啊……一定会有很多新奇的东西。”阿尔点了点头,咬了口苹果,酸甜的汁水在口中炸开,激得他一个机灵,赶紧捂住了腮帮子,“天啊,这个怎么这么酸!”

爱德华不知道是因为想到什么好玩事的事情,还是因为刚才阿尔皱在一起的五官,哈哈大笑了起来,拍了拍阿尔的肩膀,想着一会儿也猛地把他这半个苹果一把塞进阿尔的嘴里。

 

 

等列车员过来检查了他们的出入境许可后,兄弟俩在一个叫“大理”的地方下了车,这里便是此次列车的终点站了。

入目是一大片湖泊,碧蓝的湖面上闪着赤金色的光芒,仿佛是硬生生地从太阳上剥下来的一般。远远的是一片不高的山坡,长满了柠檬草。虽是盛夏,却有着凉爽的清风,混合着不知名的草木气息,扑面而来。

列车停驻的这一站在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里,可当爱德华和阿尔走出火车站时,才感叹到:“城市不大,人倒是不少。”

兄弟俩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国家除了在举国同庆的大日子外,平常时候街上会有这么多人!

“新国,人一定很多啊……”阿尔这么感叹着,“现在想想如果有吃人的习俗倒也可以理解了呢……毕竟有这么多人……”

“这可不是个正当的理由啊阿尔!说话要小心啊……”爱德华咂了咂嘴,颇有兴趣的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

完全不一样的建筑,不一样的街道,不一样的穿着发型,不一样的气候。都令兄弟二人兴奋不已。

“走吧。”

兄弟俩混进了人来人往的人群中,爱德华装酷的把大衣领子立了起来,阿尔手上的大箱子被这些与自己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撞得哐当响。

“先找个旅馆住着,明天再打听麟吧!”

“嗯。”

 

 

 

 

 

 

 

 

 





 

 

 

 

其实那个小孩儿有大背景……(别说出来啊喂! 

其实我这章想表现兄弟俩的羁绊的(然而并没有写出来【绝望

每章3500up达成!

欢迎评论!

 


评论(1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