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表白我家cp @李大脸🌟 !这章多亏了她的帮助呢!

*表白我的小天使!考试要加油啊! @时见 

*祝大家七夕快乐!(只有女孩子才能领取的祝福哦!大老爷们儿可不要领错了x

*进入《新国之气》章节,大量私设出没预警

*引用了几句《钢之心》的歌词

*自以为是的模糊版深夜放毒x

*序章走这里 第一章走这里 第二章走这里

*阿尔、爱德都长大了,虽然偶尔行为挺弱智的,但不可否认的心智和视野上的变化很大。(别信



“这小店里的炒饭味道好淡啊……”


兄弟俩出了沿街的一家小饭馆。爱德华咂吧了下嘴,觉得嘴里淡得不行,脸上写满了“要给这家店差评”,手上的皮箱被甩得咣当响。阿尔跟在身后把哥哥没吃完的菜打包好拎在手上。


“诶?”爱德华突然来了精神,看到隔壁街在深深夜色中映出热闹的颜色,“那边怎么了?怎么那么热闹?”


说完爱德华便拉着阿尔往那儿凑了过去。


传过来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交谈、高声叫卖的声音,珠宝反射出的如群星般璀璨光芒,火红的大灯笼映红了所有人的面庞,各色小吃的香味穿过人群,被吸进了兄弟俩的鼻腔中。


“好香啊……”阿尔又使劲地吸了口,然后缓缓地呼出来,感觉自己刚才吃到肚子里的东西一下子都消失不见了,现在只想去试一试那正散发着热气的一个个搭起来的棚子里正做的东西。


兄弟俩迫不及待地钻入人群中,然后突围到各个摊子前,毫无顾忌的把自己看到的感兴趣的美食点了一份又一份。食物出炉自然是需要时间的,而兄弟俩点的量又大,每当新的一份上来时,前一份已经基本上被消灭得只剩下残骸了。


阿尔吸溜完了碗里最后一口米线,抬手用袖子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没过一会儿头上亮晶晶的光芒又在灯笼下闪了起来。


一旁的爱德华满足地喘了口气,后知后觉地才感到从肚子里一种如灼烧一般的辣感直直的穿过食道,冒了上来,最后堵在了嗓子眼。


“啊啊啊啊啊啊……”爱德大口的喘着气,眼睛被泪水糊住了,到处找水,急得拍桌子,“啊啊啊阿尔!水水水……”


“啊啊啊啊水!水在哪儿?……”阿尔看哥哥都辣成这样也急了起来,慌慌张张的从摊主那儿要了碗水,小跑着送给哥哥。不料爱德华刚喝一口就喷了出来,咳个不停。


“咳咳……”爱德华坐在木板凳上弯下腰一阵咳,“烫死我了阿尔,咳……你要谋杀亲兄弟吗咳……”


阿尔端过瓷碗,刚烧开的水这才慢慢把它那热烈的温度透出来,阿尔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啊啊!哥哥你没事儿吧?”


周围的人看到这幕都露出了笑容,略显闷热的夜晚被这夜市烧得充满了人情味儿。


“小伙子啊,你们是才来我们新国的吧!”对面桌上一个身着玄色布衫的中年人开了口,眼睛笑得眯了起来,眼角延伸出来的鱼尾纹让他有一种让人安心的气质。


“夜市的水,自然是要够烫,才能衬出各位大厨所做的是多么好啊!”
周围人听了不住地点头,摊主也凑了过来,满是皱纹的厚实手掌搂过了兄弟俩的肩膀,靠在一起,高兴的咧开了嘴,露出两排并不算整齐,却很白净的牙齿:“如何啊?这一口热水灌下去,有没有觉得更辣啊!”


爱德华郁闷地点了点头,微微张着嘴急促地吸呼气,希望能借此稍微减减辣感。阿尔在旁边悄悄也喝了一口,虽然还是很烫,但也不至于烫到那种舌头发麻的地步,最后舌尖还有点甜。


“够辣那才是做辣菜应该的!”摊主大笑了起来,似乎很满意自己的菜把爱德华辣到这种地步,还用力的拍了拍爱德华的后背,然后把一个铜壶提了过来,放在了兄弟俩的桌子上。


“这壶茶就给你们了哈哈!虽然不是什么王公贵族的那些个名茶,却也还算是有所回味的了。好吃好喝啊!想要吃再找我来点。”


“新国人真好啊。”阿尔感叹着坐回了爱德华身旁,刚吃了一口就发现身旁的哥哥不太对劲。


“哥哥?”阿尔放下了手中缺了一个小口的白瓷勺。


“嘘……”爱德没有回过头来看向阿尔,而是一直盯着斜对面小摊里几个说话的人。


阿尔乖乖闭上嘴,也小心翼翼的往那个方向看,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又过了一会儿,直到阿尔实在是忍不住想问问爱德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时,爱德华终于收回了视线。


“怎么了?”


“唔……”爱德华沉吟了一下,缓缓开口,“我刚才听到那边有人说了句‘皇上’之类的,所以想试试能不能听清他们在说什么。”


爱德华抬起手指了指那三个正起身准备离开这里的几个中年男子。这几个人明显是酒喝多了,脸上都红扑扑的,油光满面的相互搀搂着离开了摊子。


阿尔扫了那三人一眼,问道:“所以听见他们说什么了吗?”


爱德华摇了摇头,神情颇为懊恼:“没听清具体说了什么,周围实在是太吵了。反正跟‘新政’,好像是这么说吧?跟这个有关。要是我刚才能离近一点就好了。”


“新政……新政……”阿尔反复咀嚼着这个字眼。


“之前麟说是要当皇帝,莫不是麟要搞什么大动作?”阿尔喃喃自语。


“没错!一定是这样!”爱德华猛地一拍桌子,高兴的站了起来,“一定是个大动作!阿尔,这样的话,一定会有很有趣的事情发生吧?”


阿尔还没有回过神来,怔怔地看着哥哥踌躇满志的高声发话,引来周围人的侧目。


爱德华一想到大动作,就联系到了之前霍蒙克鲁斯搞的大动作,感觉内心中的那种冲动又回来了,现在像个毛头小子一样跃跃欲试,根本不管周围人看向他的奇怪的目光。


“阿尔。”爱德华激动地转过头来看着阿尔,眼睛里闪着光,“我们明天就出发去找麟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嗯。”阿尔也站起身来 把碗里最后一口汤喝掉,拎起包跟在爱德华身后走出了夜市。


时至深夜,与亚美斯特里斯夜晚的寂静不同,大理似乎这个时候才真正苏醒了过来。街上热闹了起来,灯火通明,一时间似乎可以将白天的太阳都取代。这样的情景,让鸟儿也激动不已,躲在枝桠间叫个不停,却也抵不过街市的声音,被淹没在其中。


真是的,哥哥总是一激动就到处落东西。


阿尔随意的晃荡着自己手中的箱子,里面发出闷闷的响声,上面没有扣紧的锁扣咔咔作响,阿尔只好又把箱子抬起来,把锁扣扣好。然后又快走了几步,跟爱德华肩并肩的走着。


边走着爱德华嘴里还在小声嘟囔着什么,不过阿尔听不清。他悄悄地侧眼偷看爱德华。


哥哥把头发梳成了单马尾,真好看呀。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梳了呢?不过无论是什么发型,哥哥都是这么帅啊。


阿尔边看着边在内心感叹,又对比了下爱德华以前和现在的身高,暗叹那时候果然是因为自己拖累得哥哥长不高。


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吧,哥哥和我,无论何时都会在一起,彼此分享一切,无论何时都能前行。就算那段时间身为铠甲,哥哥也始终站在我的身前,总是他的脸上比我先一步沾上鲜血。想站在他身边,只因我们是兄弟。在这次全新的“征途”里,就由我来,当哥哥的利刃和盾吧!


阿尔想到这里,感觉那最后一口汤似乎喝得太急了,直烧得心里烫烫的。他不知道这个感觉为什么突然出现,却意外地烫得他有点舒服……


“阿尔。”


“嗯?”


“麟……在哪里呢?”爱德华转过头来看向阿尔,他刚刚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热血过头了。


“应该是在‘首都’吧?”阿尔回忆着之前查阅的资料,“新国好像是叫‘皇都’?应该是皇上住的地方吧?”


“那‘皇都’是在哪里啊?我记得之前听消息似乎有一次轰轰烈烈的迁都啊?”


“嗯,是有迁都。不过迁到哪里,我们那儿好像没有什么消息。”


“看来还得找人问问了……”


兄弟俩绕着弯路回了旅馆,权当餐后散步了。


走进一条窄巷子里,然后右拐,进了旅馆的门,一眼就看见正斜靠在柜台上的老板娘在打盹。


爱德华颇为上道的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小把在海关那儿换的银子放到柜台上。那熟悉的、悦耳的声音,直接把老板娘给惊醒了。


刚睁眼就看到柜台上亮闪闪的银子,着实让老板娘又惊又疑,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面前这两位傍晚才入住的顾客。


“请问二位可是有什么需要?”


“我想问一下,前些时候的‘迁都’一事,你知道迁到哪里了吗?”


“之前?”老板娘楞了一下,没想到这两个人竟是问这么简单的问题,“是从洛阳迁到长安了。”


“怎么去长安?”


“这就需要联系车夫了。这里离长安远得很,驾马车去得要几十天,有的地方路也没修好,所以要绕不少弯路。”


“你现在去找个去长安的车夫,我们明早就动身,要快,要是麻烦我可以加钱,但是务必要快。”爱德华又往老板娘手里放了一把银子,跟阿尔上楼回房间了。


老板娘赶紧把这些银子全部都揣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催促着之前在墙后偷听的老板赶紧出去找车夫。


“哎呦我的娘诶!这么多银子!”老板娘坐在床边细细的掂着一个一个碎银子,高兴得合不拢嘴,“今天是走了八辈子运了!碰着这两个大财主!”


老头子老板过了几个钟头后可算是回来了,拿过案头的脏毛巾擦了把汗,一头倒在了床上。


“那俩人是怎么回事啊?”


“谁知道呢!估计是大老远从别的国家赶过来的。”老板娘把银子搓了一遍又一遍,亮闪闪的光芒让她的心也跟着一闪一闪的,“那俩小帅哥,啧啧,长得还蛮好看的咧!想当年……”


“哎呦你可得了吧你!”老板赶紧打断他老伴的回忆,“别什么你年轻了,我年轻时,那也是一表人才啊!”


听到这话,老板娘往地上啐了一口,又掂了掂手上的新家当:“真是个老不要脸的……管他们是谁,反正凭着这些,咱们是下半辈子不愁了!“














可算达到我3500up每章的字数要求了!【鞠躬】
新的篇章开启,如有不合理处还请耐心指出谢谢!

欢迎评论!


评论(1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