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表白我家cp @李大脸🌟 


*糖酸大触触要的更新  @糖酸crystal期待游戏的成功!首测是我的!!! 


*没有大纲,随便瞎写


*一晚上肝出来的流水账


*bgm……我写的时候bgm是外面的电钻声(。


*o……ooc强力预警,不能接受的千万别点开!!!千万别点开!!!不然吃了屎就是你自找的,跟我没关系!!!






爱德今天特意早下了班,难得的早下了班。


记得是要9点见面,所以他特意8:30就收拾妥当了,把灰色外套穿上推开了公司的大门。


还有一周就是圣诞节了。大街上早早地挂出了各种圣诞装饰和“圣诞大优惠”之类的字眼。红色和绿色的源于大自然的诡异配色布满了大街小巷。只可惜雪已经化了,街上人也不多,所以并没有什么节日将近的气氛。


爱德就这样慢悠悠的在街上晃悠,在街道和巷子里面穿梭。把心情调整好后走到了Alicia附近,刚走近店门,就看见围着蓝色围巾的罗伊正站在门口,右脚尖碾着刚才扔在地上的烟头。罗伊抬头看到爱德,随即快步向他走来。


“迟到是你的习惯吗?”


罗伊上来就是就是一句毫不客气的问责。


爱德抬手一看表,8:55。


“不是九……”


“我写的是‘8点’,你干脆加了一小时。”罗伊把带着手套的手揣进风衣的兜里,打断了爱德的话,“你每天是25小时吗?”


“你写的8点像9点怪我了?”爱德华想了想,实在是记不清写的是8还是9了,但是看到对方这么生气的样子,他也受不了了,“我可是为了你这张黄不拉几的小便签特意向老板请了延迟假才出来的!你倒好,等一个小时怎么了?你要是不想见我回去就是!我还不想见你呢!浪费我时间……”


说到最后爱德声音就小了,毕竟迟到这事确实是他这里出了问题,这么吼别人他也心虚得很。


“笨蛋。”罗伊小声地嘟囔了一句,趁着爱德挑着眉毛准备大骂前,赶紧推开了酒馆的玻璃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算了,爱德华先生,请吧。”


爱德看这个“衣冠禽兽”还算知道要退一步,清了清嗓子阻止了自己嘴巴的下一回合嘴炮攻击,抬手理了理风衣的领口,进了酒馆。


罗伊跟在爱德身后关上了门,带着爱德坐在了之前吧台的位子上,给自己来了杯Cuba Libre,歪头示意爱德也来一杯。


爱德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Moscato d'Asti.”


“果然是小孩子喜欢喝的甜甜的口味儿。”罗伊吹了个口哨,从皮夹里抽出两张纸币放在吧台上推给调酒师。


“你说谁是心智不成熟的小矮子!?”爱德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盯着这个正在向四周美女放电的男人。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罗伊挑了挑眉,意外地看着这个突然炸毛的合作伙伴,然后补了一句,“虽说心志不成熟和矮子这两点你都占了吧,但我没想到你竟然意外地很诚实啊。”


爱德瞪大了眼睛微微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是被check了吗?


调酒师适时把两杯酒端了上来,算是打断了这个令爱德尴尬的话题。


爱德狠狠地灌了一大口,然后恼火地把杯子放在吧台上,杯底碰撞大理石板面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所以说啊,你约我出来到底是要干嘛啊?”


“增进友谊。”罗伊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西服上别着的银蜂鸟胸针在灯光下闪着深蓝色的光芒。


“跟你这种人有什么好增进友谊的……”爱德斜着身子翘了个二郎腿,一手支着下巴,漫无目的地扫视着酒馆里的人:“等我喝完这杯你要是还没什么正事儿的话我就回去了。真是的,竟然请假把时间分给你这样的人……”


“我这样的人?我是什么样的?”罗伊对这个话题产生了兴趣。


“一看就是骄傲,自大,做作,满脑子龌龊思想的臭屁男人。”爱德对着罗伊指指点点。


“相比起我这样的男人来,你这种幼稚,肤浅,无聊,全身上下一股子颓废气息的小矮子才更讨人嫌好吧。”罗伊瞟了眼这个攥紧了拳头的金发男子,“你多大了?”


“你妈没有教过你问别人年龄前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年龄吗!”


“我,30。”


“我26,怎么,有意见吗!”


“不是,我刚才才想起来未成年人不准饮酒,所以想确认一下。”罗伊笑了笑,“不过还好没有对心理年龄的限制,不然爱德你还不能来呢。”


“你这个毒舌男,要不是听你说你是三十岁,我都怀疑像你这样的老头子喝太多酒会不会猝死了。你不会是谎报了年龄吧?”


还好酒馆灯光不亮,不然爱德就能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罗伊碳”了。


“亲爱的罗伊小可爱,你们在聊什么呀?”


一个吐着烟圈的衣着暴露的女人凑了过来,搂住了罗伊的脖子,大红嘴唇印子直接印在了罗伊的脸颊上,一旁的爱德嫌弃地转过了脸不去看这两人,感觉自己的耳朵尖烫得厉害。


“色即是空,色即是空……”爱德嘴里叨叨着不知何时从阿尔那儿听来的名言,然后又往嘴里灌了一口酒,感觉更烫了。


“我,我要回去了!”爱德喝完最后一口,把外套披在了身上站了起来,从始至终不敢看身旁这两位的甜蜜互动,情话互喂。他抬手看了一下表,十一点整。


“这么早回去?还什么都没聊呢。”


“十一点了,你不觉得晚,我可没你那么肾好,我得回去了。”爱德调侃了罗伊一句,转身推门离开了。


“是不是让你的boyfriend误会我们了?”那个女人担心的问道。


“不是这么回事的,没关系。然后呢?我让你搜集的情报呢?”


“我就知道sweet你不会忘了的~”


……


爱德回家洗了个澡,放松了下来。


“那个变态色狼,真是风流成性了!呸!”


爱德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给地球另一端的阿尔发了个简讯,表示今晚没接那8个未接来电的歉意。


很快收到了阿尔的回复。


“哥哥你只要别喝多,那就万事大吉了。”


身为爱德的胞弟,阿尔真是对哥哥的酒品了如指掌。爱德去酒吧的时候,自己总是为了以防万一跟着一起去。而哥哥的酒品……实在是让人头疼不已。所以阿尔强制规定爱德以后去酒吧只准点 Moscato d'Asti。也难怪爱德当时脱口而出了。


弟弟大人的话,不得不听啊!


爱德把自己摔进被子里,甩了甩脑袋想忘掉今天一堆的烦心事。


“那个死虚胖脸,我迟早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一晚上的干粮:芬达


欢迎评论!(拒绝撕逼

评论(2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