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真的巨好看巨好看巨好看!QAQ

真希望我能抽出空来写长评哇哇哇哇

casket:

#OOC预警
#语气受体裁影响比较大,感情表现受限

00

龙的眼睛不是传说中的金色,而是黑曜石一样的黑色,沉静如同井中之水,将一切光芒收敛进去似的。鳞片也是黑色,每一次舒展身体都在身体上呈现出不同的白色光带。那是一条巨大的龙,盘踞在山中的洞穴。

勇者说:龙,我来讨伐你。

龙回应:你是我见到的最强的勇者,也是第一个跨过险峻的山脉和迷雾的雨林还能站到我面前的勇者。你走吧,我并不想和你战斗。

勇者金色的眼瞳像他的金发一样耀眼,他举起剑说:我是为讨伐而来,我是为拯救而来,城堡因你蒙上阴影,和平因你不得实现,我要你发誓,不再做出伤人之事。

龙说:我领命镇守一方,也无意掺和人事,我的财富由正义之道积累。若你不相信,就带着我一起旅行。我的火焰燃烧一切,足够我避开人类的算计,我的身体坚韧强壮,够我步行走完整个国家。勇者,如果你执意战斗,我只好让你变成炭火,埋葬在山谷。

龙在烟雾中化成人的形象,就像普通的人类一样有着黑色的眼珠,以及黑色的发。那是一个体态匀称的青年男性,他在短暂的恍惚后环视四方,然后低头看到了金发的勇者:你就是刚才的勇者吗,原来是这么矮小的人类啊。

少年的勇者受到了挑衅,跳起来大喊:我可一点也不小,我是城里最年轻的勇士。倒是你这一条恶龙,变成了人形原来比龙的样子矮那么多。

01

龙和勇者在丛林中穿行,勇者颇为娴熟地辨别方向,点燃篝火作为晚上的热源。

龙说:人类新奇的菜肴让我有了兴趣,你说的城堡我也想去一见。作为旅途中照顾我的报酬,打猎和点火由我来承担。

勇者愉快地答应:我是个勇者也是个旅人,可以带你欣赏我们伟大祖国的全部。人类创造的文明繁荣而长久,各地景象与风俗也各不相同。你不过是不出巢穴的龙,人类的世界定然叫你大开眼界,但只有这一件事你不要拖我的后腿:我正在寻找传说中的石头。

龙在被风吹得微弱的篝火前打了个响指,火焰如同惊醒的野兽般迅速复苏,又高又亮照明了勇士的全部形象,龙说:石头的存在与模样,我也想要了解和知道。你难道忘记了龙收集宝藏的天性?说不定在这一点上我也可以帮得上忙。

勇者沉默了一阵,轻轻开口:我的知识叫我不能信任只相处了一天的陌生人,我并不讨厌你,但你已经是一条活了几百年的巨龙。你要知道你与众不同,虽然皮囊是人类但心脏还是那一颗恶魔一样的石头。人类总为未知恐惧,为未知迷惘,即使如此我还是要探求真理和最终的禁忌。这便是我旅行的缘由。

龙说:正是因为强大才会毫不忌惮地给予帮助。我拥有几百年漫长寿命,而你不过是人类之一,虽然是越过万难的勇者,在我看来与小孩无二。你说吧,我又会对弱小的你做些什么?你不过是少年,但我希望你懂得这个道理:不要在斗争中饮鸩止渴,也不要在机会前踌躇。

勇者气鼓鼓地上前嚷:我也是优秀的勇者,不差你巨龙半分,你要是高傲自大,见到时不要后悔把宝物拱手让人。

他开始道来:无人见过它的样子,只有流传下来的名字。被冠以“石”的名字,因此猜想它是璀璨的宝石。史书说这是完美的造物,传说写这是神明的遗迹。大陆上哪里都不存在它的痕迹,只有旅行的前辈说一路旅行艰难无比,想要它必然付出百倍代价。人们已经不再相信有这样的神物,游吟诗人也厌倦了故事永远不结束,现在它被称为恶魔的造物,这正是我在寻找的,也许并不存在的事物。贤者之石——它只在传说中存在,又在现实中消逝。

龙颇为为难地皱眉:恕我直言,我并未听说过这样的物件,或许只是人类的一时兴起,捏造了这样的传言。容我猜一猜是那一位富商或是权贵,为了炫耀自己的成就,想要用并不存在的石头把自己打造成英雄。放弃吧,就算它能发光三天三夜,扔在漫长的历史中也不过是水花一点。

勇者不满地反驳:寻找是出自我的意愿,并不是渴望历史的纪念。我保护过的人民,我只希望他们幸福,而并不想要自己被永远记住。我现在无计可施,耗尽了所有的财物也保不住自己唯一的兄弟,传说中的贤者之石能办到所有的愿望,我便相信那一点点缥缈的光亮。

02

丛林的边界有着小小的村庄,依靠着丰富的物产过着平静的生活。勇者孤身前去探险,带着陌生的年轻人归来,很是稀奇。

勇者说:不必惊慌,这不过是旅行中遇到的同伴,他或许是个好人,有我在就值得信任。

龙说:传说中的恶龙已经被我们收服,已经吞下了宝藏飞向海的那一边。从此以后不会再有恶龙的侵扰,大概算是好事一桩。

村民为勇者们欢呼,宴会的篝火热烈欢畅。还是少年的勇者夹在人群中舞蹈,金色的发丝还像火焰一般闪耀,少年的身体还未抽条,在斗篷底下的肌理却不是养尊处优的模样。

龙从未离开过自己的领地,对人类的热情和娱乐显出少有的无措,他自出生起就一人往来,从未知道可以有整个村庄聚在小小的广场。欢腾的气氛从未体验,倒是并不太坏。歌舞的人群依然欢乐,歌声在篝火上空回荡,穿着长裙的少女瞥过独坐的龙,又低下头窃窃私语。龙尝试了粗制的肉类,手艺并不比勇者更好,又饮了半杯浑浊的啤酒,除了苦涩毫无其他感觉。少女提着裙摆怯怯邀请,不知是酒还是火光,衬得两颊十分红润。人形的龙也是俊美的年轻男子,醉后笑容变得频繁,便也更招少女的喜欢,他被拉入舞蹈的人群,在飘忽的脚步里换了数不清的舞伴,少女笑靥如花,长长的睫毛有时还在火光的阴影之下,蓝色的眼瞳闪亮得像是山间的溪流,温和纯净。

他放了手,背脊却没有触地,勇者背起高他一个头的龙,把他拖进了房间。

03

勇者与龙并行在街边,穿过城镇和荒野,这次是精灵之森的面前。

勇者说:听闻精灵是长寿的种族,爱好和平又远离人世。自人王去世以来鲜少有他们的消息,安居一隅,或许保护着古老的秘密。

精灵从叶间探头,剑尖对准陌生的旅客:你们离开吧,这里并不欢迎陌生人。

龙说:我们来此求教,只是打探些传闻,不要紧张,我也不是好战的亚美切斯人。身边的矮人勇者,他的好奇心过了度,而我这条龙,只是顺道拜访这里的住户。精灵也是聪明的种族,我们两个也不是恶意的歹徒,请求你们开些情面,日后有难,勇者不会视而不见。

精灵在阴影中低语,藤蔓做的大门缓缓打开,精灵的女王体态颀长,金发碧眼冷若冰霜。她只是笔挺地站立,却已经像是高耸的雪峰。

女王高声:这里是我的领地,也是国家的西部边际。精灵不问世事,却也镇守一方土地。龙族莫要过问别人的家务,好好继承你那近亲遍地的山谷,勇者啊,这里十分安宁,没有什么能满足你的好奇。精灵退居森林的角落,是百年前契约的结果,双方安生,和平也足够持久。精灵的土地只剩这一块,偌大的土地够你人类繁衍。上一代的王族尸骨未寒,若你要踏进这里一步,我就当成侵略的宣战。

勇者双手合十:身边的龙族只是与我同行,他的话语并不代表我的名义。成天叫着矮子十分聒噪,有什么资格贬低勇者我的身高。

龙上前堵住他的话,好大的身影把勇者完全掩盖。他的手上戴着白手套,向前伸手一副绅士模样:我也不过是初到此地,想与精灵结成友谊。听闻女王容颜难得一见,希望赏脸有幸共餐。

女王冷哼,并不做声,手上的弓箭对准巨龙眉心。蓝色眼睛像是冰雪,毫无感情冻结神经。

勇者推开面前的男人,不管不顾再次出声:女王威严无二值得尊敬,少听他油嘴滑舌颠倒重轻。他不过是事事好奇的黑龙,除了身高我还有一事要说明:我长途跋涉来到这里,只是为了探听一处传奇,森林的内部有着古老的遗迹,那或许是我想要的信息。我的骨肉被病痛折磨,而我只需要一小块石头,我并非贪得无厌,除此以外的秘密我也不愿看见。

精灵的女王聆听森林的低语,族人的商量在树根间传递。勇者与龙听不到的地方,精灵的争执得翻天覆地。

难以相信你们的诚意,人类总是狡诈又贪心。忘记了历史的种族,只能再次陷入同样的歧途。片面之词迷惑不了我的双眼,先祖的遗迹属于全部生物而不能只有人类解读。希望你们听说过等价的交换,求人之前必然给出值得的筹码使我心安。

04

躲藏在北部风雪的魔王,这一次把爪牙伸向西方,也不是特别困难的委托,把那烦人的部下击退即可。一个是千挑万选的勇者,一个是刀枪不入的巨龙,为了不让我族受伤,拜托你们不要让魔族留下。

勇者信誓旦旦,背着长剑即日出发,黎明出行,落日之时离开战地。他也是千挑万选的勇者,王国以魔王为目标进行培养,只是一群乌合之众,抵挡不了他的剑锋。

不义的魔族现在被消灭,这一地带的风光重归宁静。精灵们夹道欢迎,把旅客迎入林间。

森林的中心是石头的遗迹,风雨的刻痕同文字一样丰富。上一个时代的古老文字,在人类的文明中少有传承。

女王说:等价的交换只有这里,除此以外我们什么都不会提,住满这里三日以后,只有记忆可以带走。遗迹或许是丰富的宝藏,但我们并不想与人类同享,你说的石头我们没有见过,只有这一处石碑或许能解惑。

解读花掉三天三夜,勇者与龙昼夜不眠。写过的稿纸铺满地面,一次一次推翻再重演。少年抓乱的金发没再梳理过,撑着不合起的眼皮底下已满是血丝。勇者枕在巨龙身上,黑色的印痕已经覆盖了眼眶,随手抓起的纸片笔迹密密麻麻,却还没有寻找石头的方法。

虽然尽力但不尽如人意——那不过是史书的一块。黄金时代的历史上,也有过纷争战乱,异样的血脉引起恐慌,这对每一个种族都一样。这也曾是高山,这也曾是海岸,这里比肩天空,也曾沉入深渊。战火蔓延,荒芜一片。没有人记得的黄金时代,并不是安详平和的乐园,只是过去的记忆早不在水面。

期限之后,起身告别。没有找到需要的文献,旅途自然并不能终结。

勇者说:我不能代表人类,只好替自己说一声感谢。如今我们各自安居,不会再重演历史的悲剧。

龙说:旅行也是我的兴趣,恕我不与女王多叙,未来希望有一天,在战场之外能相见。

05

穿过城镇和荒漠,一路行至东边的疆土。无限风沙和矿藏,还有戴兜帽的旅商。听闻这里是侏儒的领地,也有着同样的遗迹,几个月来的跋涉,这里就是目的。

侏儒说:矿藏是我们的命脉,也是代代看作家的存在,不管是什么样的外乡人,都不得准入这扇门。两位龙族的旅客,也要明白百年前的谈判,内心的贪得无厌,不是通过侵略领土来实现。请回吧,这里并不欢迎陌生人。

勇者辩解:想你是误会了我的身份,我只是个普通人。金发金眼虽然奇特,叫成龙族也太过分。这身边的龙族,我有能力给予约束,我的目的不是金矿,只想看看历史藏匿的地方。种族的冲突叫贵族去谋划,此行只是我一人的意向,我听说深山中还有古老的遗迹保留,除了那个我别无所求。

龙说:勇者只是个人类的少年,比我们少活了太多时间,说话从不经过大脑,或许也是因为不够格的身高。精灵的领地已有我们的足迹,我们毫无恶意,他们能够证明。侏儒也是慷慨的种族,我和勇者只想有个观光旅途。我们远行目的唯一,现在只有我来好好说明:想在遗迹前待上三天三夜,有什么等价交换能够实现。

侏儒的领地突然安静,所有的脑袋凑在一起。贪婪的人类同龙族,只不过是凶残加上恐怖。北边的魔族正在聚集,意图不明但也不义,既然是正义的勇者,将他们除去也未尝不可。他的利剑斩断一切,他的灵魂为此而生。传闻中的勇者披荆斩棘,没有伙伴也能前行,他的考验层层叠叠,公主和巨龙都在此列。沼泽森林都耐他不何,他像是一支永远笔直的箭,只是一群魔族的士兵,哪里要得了他的命。

勇者接下委托,拍着胸脯即日出发。曙光照亮他的斗篷,夕阳被他踩在脚下。

06

勇者去而凯旋,侏儒举酒欢呼:虽然是不同种族,但你也是英雄。北边的军队让人心惊,侏儒被镇得喘不过气。曾经许下的诺言,明日就会实现,只是一些断路残碑,没什么不好让你见。

矿坑内部只有隧道连接,沉闷压抑光亮也少见,长久未能通风,空气都与地面不同。侏儒提灯领路,勇者与龙低头前进。矿车铁轨坑坑洼洼,不得不时时注意脚下。四通八达的隧道走了半天,才见到一处豁达的洞口——遗迹在此保留。

侏儒搬来酒与食物,退出洞穴任他们解读。上一个时代的文字文献,在洞穴墙壁呈现。

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石头的记载,倒是能够瞥见历史的遗骸。和平总是短暂,细小的冲突在边境从未斩断,不管是出于何种缘由,圣战的旗号总是正义的诉求。强大也是弱小,抗争也是侵略,死去的白骨已经不会争辩,历史的记载总是千差万别。

勇者沉声:我生长在人类的土地,传承的是人类的记忆,但是没有人会去听一听其他诉求的意义。即使历史真是这幅模样,也有一万种理由在后方,更不要说他们总被篡改偏离正当。石碑上的文字也不能当做权威,真相已经被时间冲毁。无论站在哪一边,从今往后只有相信自己的眼。

他用羊皮纸盖住自己的脸,躺倒在稿纸铺成的地面。金色的发丝未曾梳理,他已经太久没有合眼。龙把脆弱的人类安置,取走他手中的羊皮纸,对着颤动的金色睫毛,说着谁都听不到的话:

我们不是神明也非圣贤,对错判断只由自己的眼。世界把我们连成整个圆,没有绝对的善恶能够分辨。正义总满足不了全部的人,开始腐烂的部分却从不改正。说是恶性也罢,无所拘束也罢,只要有这劳碌的生灵就逃不开纷争。战争是偶然也是必然,说不上谁是危险谁最单纯无害,历史偏爱自导自演,现在的一切,不过是昨日重现。

07

旅行的期限已经有了两年,勇者终于被国王召见。不是哪个公主或王子不见,只是战争终于重演。

龙说:我还未跟着你去过北方,听闻那里现在是战场。虽然想要见到冰雪的风光,但若是猎风与厮杀倒也无妨。

勇者说:我是人类最年轻的勇者,也是为了正义而生。战争和厮杀并不妥当,那不过是对魔族的讨伐。

人类的军队向北方行进,精灵与侏儒从两边汇集。

龙说:我正想拜见精灵的女王,却不想您亲自前来拜访,当初约定的地点可不是战场,为何不挑更浪漫的广场。传闻精灵爱好和平,远离城镇守一方安宁,这不过是人类的旗号,有什么值得你们听从号召。

女王不屑,抽取背后的弓箭:只不过是讨伐势大的一方,哪来的那么多话。你也或许并不清楚,人类之中还有异教徒,同族相残尚且如此,异族的忌讳更加普通。若要阻止也请掂量,你那点力量只是妄想,若是同情那就请回,魔族攻来之日,希望你不要后悔。

勇者说:魔王的攻势,我一人就足够阻止。我是训练有素的勇者,抓捕魔王本就是最初课程。大费周章也没有立场,何必要让那么多无辜人民白白丧失性命。

侏儒补充:那是权谋的较量,是贵族的主张。我们要广阔的天地,就不得不举起正义大旗。魔王是天生的恶人,不需要顾及残忍,消灭他们无数的族人,胜利过后的一切由我们瓜分。你难道不曾想过,让黑暗消失在尽头,北边总有异族觊觎,束手束脚太不好过。反正契约迟早要被他们撕毁,还不如以攻为守将他们击溃。

08

龙说:我想要见见人类的王,希望勇者帮我这个忙。

勇者请求参见,很快被引入宫殿。

龙踏入金碧辉煌的宫廷,也不东张西望:我是南方的龙族,偶然得幸见到人的贵族。我天生热爱游历,拉着勇者一起远行。我在各族领地打听,得到了一些有趣的消息。人类传说中“神的遗迹”,哪里都找不到它的踪迹,只有游吟诗人的故事中,听到过它姓名的来历。直到现在还有人深信不疑,得到那石头就能实现奇迹。别族的史书都没有记载,这里是我的最后一站。容我大胆地问一问,它是不是置于国王的王冠?

王说:传闻只会与真相背离,人们总对捕风捉影充满兴趣。我王冠上的宝石,你要高兴就请拿去。人类的矿藏不算富裕,产出这块红宝石却不是难题,贤者之石是天上的造物,人类早就被神明抛弃。我们曾是神的一脉,石头与力量由神明赐予,如今宝石已经遍地,却少了使用的能力。龙的力量强大无比,想来也不需要那靠不住的神力,若能助战十分欢迎,人类会给你至高礼遇。

龙说:原谅我不知深浅的叨扰,礼遇倒并不需要。战争结束或许是个奇迹,因此我来向您请求。贤者之石终是虚无,人的力量却很清楚,停止战争,恢复和平,这是多数人的幸福。

王给出了回答:这是偶然也是必然,事已至此难以停下。贵族操控着这场游戏,但是庞然巨物也难免不听控制。那不过是一支开弓的箭,想要阻止,除非从一开始就没有拉开那张弓。

勇者的剑脱手落地,在地面凿出深深的刻印。

龙说:那我也不再请求更多,只是希望把勇者带走,感谢你们的抚养,但他毕竟是龙族的遗孤。我不要听谎言和理由,谁能解释人类的少年强大到这般地步,龙族有一支金发金瞳,与人类交好后再音讯。战争我也不会插手,我的同胞却不允许为此牺牲。

王不再开口,重重叹息。

09

勇者的眼睛不是人类一般的蓝色或是黑色,而是闪亮的金色。从未有人觉得那令人恐惧,如今他自己却认为像是蛇一般冰冷恐怖。

勇者说:我的记忆由人类给予,我的知识也由人类教授。无论如何,我想,我大概还是个人类。你要带我回到龙的山谷,回到我最初遇见你的阴暗处,即使血脉不同,我还是想要留在此处。贵族和王不会在意的平民,这一次由我拯救,我只是个会战斗的勇者,从今天开始也可以学习医术,更何况还有我唯一的亲人,我无法不管不顾。

龙说:贤者之石已经无需寻找,奇迹也没有出现的征兆。这里有一条道路,选择它必然要承受巨大的苦楚,我只是给出提议,是否选择请你随意:你这副人类的皮囊尚且完整,可以装载另一个灵魂,而你从此失去人类身份,唯有以龙的形态生存。

勇者的金瞳闪着光,像是盛满了星星一样光亮:只是这一副皮囊又有何妨,用它救骨肉无需商量。这场战争太过突然,兄弟与人民如何选择难以判断。

龙说:我们一起旅行两年,而你依然是人类的少年。再教你一条道理:无论何时都不要放弃向大人求援。我们的力量虽然微小缥缈,保护身边的人也不是难以做到,花一些时间登上王座,未尝不能得到和平的结果。现在的势力太过弱小,做什么都只是长河中波纹一道,登高望远,才看得见未来的一切。

10

再无人见过勇者和龙,再次听说只是在传闻之中。

大陆的和平比何时都悠久,种族互相往来,战争仿佛是黄金时代的一场旧梦。

新的勇者踏上旅途,不为讨伐只为学习与传播。

森林的尽头遇见了黑发的青年,靠在树旁抱膝休憩,臂中卧着金色的生灵。

——不要出声。

他轻声提醒,带着手套的手做了噤声的手势,唇边还噙着笑意。

——这里的一切不必说出去,就当是听一个虚无的传奇。勇者与龙获得了胜利,大陆已经不需要再将他们提起。所有的故事都有美好的结局,失败一定是因为可以再次努力。

——虽然你们不会记起,我还是想要说明。

——我的龙,与我的奇迹。

评论
热度(54)
  1. 裴珈先生⭕️-我是🕊casket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真的巨好看巨好看巨好看!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