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爆仟仟!(找cp什么的我帮你!(也就说说

千年後:

 啥都别说

上车吃肉!

接第一季去调查子爵,夏尔女装的那集



夏尔被塞巴斯蒂安抱着在树枝间穿过。

被风吹起的裙摆,枝条几乎贴着肌肤滑过的触感,高空中快速移动的眩晕感。

一切都令他感到不适,但他却不发一语,像是被黑暗扼住喉口。

 同样沉默的还有这个抱着他的恶魔。从变态子爵那出来他都是这个状态,全然不顾他所谓的美学。

就在前几分钟,他甚至拒绝了早就准备好的马车,带着他跳上树。

“放我下来,塞巴斯蒂安!”夏尔挣扎着要从恶魔的怀里挣脱

。却被更大力地禁锢了。恶魔嘴角扬起可恶的弧度,就像往常一般……如果他的声音不是意外的阴沉的话。“

少爷,要是再动的话,可是会掉下去的哦!”

夏尔一直都有恐高症,被他这么一说才注意到这恶魔蹦哒地这么高,一瞬间有些眩晕,有些不好的记忆涌入。

像是为了逃避似的,夏尔把头埋入了恶魔的胸膛,那里冰凉却令他安心。恶魔感觉到了他的动作,满意地说“乖孩子。”

一反常态的称呼,恶魔从不这么叫他。

“是少爷,管好你的嘴,狗。”

恶魔微微眯了眯眼,他喜欢的灵魂很是有趣。明明都已经因为恐高害怕地发抖了,还要占个口头便宜。

“yes,my lord.”

于是回到了凡多尔海姆大宅。

已是深夜,只有梅林因为担心少爷和他的执事而守着门,虽然菲尼安和大家都说不用担心,但···总归只有亲眼看见他们完好无伤地回来才能安心啊!

“塞巴斯蒂安!放我下来!梅林还在那!!你想让她看见家主被执事抱着吗?”

“有何不可,她早就看到过了不是吗?”

恶魔一向按照按照他的意志行事,几乎让夏尔忘了他是个恶劣的恶魔。

“少爷这是怎么了,受伤了吗?”梅林小跑着过来,厚厚的镜片都遮不住她眼底的焦急。

“没事”执事看了眼怀中装睡的家主轻笑了一声。

“只是太累了睡着了而已。”

“那太好了”少女松了口气,

“塞巴斯蒂安先生,您先带少爷去睡吧,我已经把床铺好了。”

“干的不错。”

“这没什么”梅林用手挠了挠脸,试图掩盖那抹红晕

。凡多尔海姆大宅的走廊很长,一般夏尔得走五分钟,但这次被恶魔抱着,只一瞬就到了他的卧室门前。

“好了,塞巴斯蒂安,你可以出去了。”还被束着的腰控诉着酸痛,夏尔现在只一心想赶恶魔走人。

然而并没有熟悉的关门声,恶魔没有离开

 @裴珈先生-敲碗 给你的女装车!!!

弄了好久~~累死我惹

 (*`皿´*)ノ


 @举个大栗梓梓 

 @北街浊酒·柒 

 @是米米米米迦勒啊 

重新弄了一下,应该能看了

评论(8)
热度(1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