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多月,再来表白我家cp @李大脸🌟 

*我敢保证,过了好几个月,肯定没几个人认识我了

*前文请打开我的主页,使劲儿往下翻,就能找到……还有一篇开车的番外……

*bgm: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你们知道的,我的文章,都是,要,ooc强力预警的……






自从老板把任务交给了他,现在爱德跟罗伊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罗伊在项目未完成的这段时间里会临时在爱德这边办公,座位就在爱德的对面。

“这样方便协商沟通。”罗伊是这么说的。

于是罗伊把绿植放在桌子一角,买了个五斗橱立在桌旁,购入了全新的办公电脑和各种高科技设备,角落放着把躺椅,电脑旁还有电热水壶、保温杯和茶叶。俨然把这里当成了长期“据点”。

相比起来,爱德这边只有电脑、手机充电器和一个水杯,显得无比寒酸。

从第二天开始,爱德办公的时候,罗伊就在对面转高阶魔方,品茶,刷微博,跟美女打电话,睡觉。还有就是一脸性趣地托腮看着爱德办公,一直看到对方额角青筋暴起才移开视线。

就这样相处了爱德生平以来觉得最为漫长的一周,不过两人倒没有什么私事上的交集,工作上也是爱德说什么罗伊就听什么,意外地没有什么矛盾。

“喂,阿尔。”

“哥哥,我一会儿上飞机了,所以给你打个电话。”

“嗯嗯,什么时候到?”

“今天晚上10点41分。”

“好,到时候我去接你。”爱德边接着电话边走到自己的办公处,看到对面的罗伊正在睡觉,“不麻烦,到时候我去接机口等你。”

等爱德挂了电话,罗伊突然抬起头看向他。

“吓死我了你!我还以为你睡了。”

“没有,我很清醒。”罗伊直起身来放松了一下身子,“你今晚有事?”

“是啊,你听到了,我要去接人。”爱德晃了晃手机。

罗伊微微皱了皱眉:“你知不知道我们今天晚上约好了应酬,还要跟承包商那边对接。”

“呃……”

爱德华僵硬地咧了咧嘴,他这几天忙得昏天黑地的,周一定的应酬,到了周五,早忘干净了,罗伊这一提才想起来。

“当、当然记得了!”爱德中气不足。

“哦?”罗伊把爱德的小想法早看了个透彻,好整以暇地挑了挑眉,“那那个阿尔怎么办?我记得我们的项目小组里没有这么个人。”

罗伊什么时候背下来了我们小组的人名单?

爱德有些纳闷,但还是承认了:“他是我弟,今天飞回国。”

“没想到你这样的人竟然还有个弟弟啊……”

“喂!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这样的人啊!”爱德炸了毛,“胖包子你给我说清楚了!”

罗伊瞪大了眼睛:“你这个小豆丁!说谁胖包子呢!”

“就说你就说你!胖包子罗伊!”

“住嘴。”罗伊发出最后警告,“还想不想干了!”

“你谁啊你凭什么管我!”

“呵,凭我是甲方,你是乙方。”

爱德像是突然被浇了一盆水的火苗,一下子哑了,只能闭着嘴狠狠地瞪着罗伊,心想要是自己能像巨龙一样喷火烧死这个人就好了。

罗伊“趾高气昂”地站起身来踱了几步:“这样,我跟对方说把时间改到明天上午,你满意吧?”

爱德倔强地昂着头不理他。

“不同意那就今晚。”罗伊心想我要是治不了你小子,我就白多活那几年了。

果不其然,爱德咬牙切齿,不情愿地点了点头。虽然很不爽,但是他真的需要这个时间。

“那就这么定了。”罗伊满意地点了点头,“我跟你讲,以后给我放尊重点,没大没小的。”

爱德现在恨不得对着这个臭屁的人就是一口水。


托罗伊的“福”,爱德成功地在机场接到了阿尔。

阿尔看见了爱德站在接机口不停地搓着冻得发红的手,四处张望人在哪里,忍不住拉着箱子跑起来,直接冲进了哥哥的怀里,感受着爱德身上雪花融化后的潮湿。

“好了好了,都这么大了,腻歪个什么啊。”爱德抱了一下便放开了阿尔,“外面雪下得大,你把你的外套扣子先扣好了再说。”

阿尔于是乖乖低头扣扣子,嘴上也不停:“我上飞机前看预报还说这里是晴天呢。”

“晚上降温厉害,这几天晚上都有雪。”爱德抬手把阿尔的衣领立起来,然后把自己准备好的围巾绕上去,以防阿尔着凉。

阿尔由衷的感叹:“哥哥真是变了,好体贴哦!”

爱德没好气地拍了阿尔的肩膀一下,示意可以走了:“我一直很体贴好吧。”

“是是,哥哥都对。”

“切,出去后拍马屁的本领倒是学了不少。”

“哪有,我是真心的呀!”

“好了!赶紧走吧。”爱德别扭地拉起阿尔的手快步往停车场去。


还好爱德在去接阿尔之前把家收拾了一下,至少看得过去,不然阿尔肯定又要说爱德几个小时,那今晚就甭想睡了。

阿尔其实也看出房间慌乱整理过的痕迹,但今晚实在是太麻烦哥哥了,所以阿尔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放过了。

兄弟两人像以前一样抵足而眠,阿尔嘴巴一刻不闲地给爱德讲他在国外求学的趣事。可能是因为时差没有倒过来,阿尔说得兴致正高的时候,爱德已经睁不开眼皮了,迷迷糊糊地“嗯”了两声表示回应后就灵魂出窍去见摩耳甫斯[1]了。

爱德梦见阿尔给他做早饭,蓝莓芝士和鸡胸肉三明治,当他抬头想跟阿尔说他吃完了要出门时,阿尔不见了,反而变成了罗伊那张“丑恶的嘴脸”。罗伊说,你永远也别想接到你弟弟了哈哈哈哈哈哈……

爱德吓得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转头看到阿尔安静地在他身旁睡觉,心又安了下来,继而又开始对罗伊磨牙。

这个大胖子,做梦也不放过我。

爱德悄悄起身,拿起手机取消了还没响的闹钟,在衣柜里找了件正式些的衣服穿上,抹了点发胶,又不情愿地打了个领带,最后确认阿尔还没醒后离开了家。还好他没忘了今天早上有应酬。

爱德到了餐馆后,其他人都还没到,之后对方两个过来谈项目的到了,这样就只剩下罗伊了。

爱德腕表上的分针一点点靠近目的地,爱德急得汗都要下来了,打罗伊电话也打不通。

“麻烦你们再等一下,他家离得比较远,可能有些晚。”

爱德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一直吐槽,他根本就不知道罗伊住哪儿。

对方点点头表示理解。

终于罗伊卡着最后一分钟进来了,甚至还带着微笑,慢悠悠地走过来坐下,像个没事儿人一样。

这么些天相处下来,爱德觉得现在罗伊满脸写着“主角总是最后才登场”的骚包花体字。

罗伊坐下,解开了西装外套的扣子,露出了里面熨烫平整的深色马甲和白色衬衣,还有闪闪亮的纽扣和配饰,浑身上下一股子有钱大佬的气息。

这边罗伊刚点了几个菜,那边的人就已经忍不住想要谈一谈合作的事情了。

“别急。”罗伊抬手让对方先安静一下,“我们不如吃完饭再聊合作的事情。”











[1]摩耳甫斯:摩耳甫斯是希腊神话中的梦神。他能够在人的梦中化成不同人的形象。由于他拥有使人入梦的能力,英语中的吗啡一词也是源自摩耳甫斯。


欢迎评论!

评论
热度(14)